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全文在线阅读(一)

2010-02-26 16:01:13 作者:辛夷坞 来源:网络转载 浏览次数:0 网友评论 0



  “你们在干什么呀?”郑微的话题被推门的声音打断,黎维娟和何绿芽同时回来了,何绿芽看到她们的这副样子,不可思议地微张着嘴,黎维娟却跺脚说道:“你们三个居然在宿舍里喝酒,怎么可以这样,要是被老师和舍管的阿姨看见,吃不了兜着走,太堕落了!”
  郑微嘴一撇,“就算老师来了,麻烦的也是我们三个,怎么都连累不到你身上,你火烧屁股似的跳什么?”
  朱小北拍拍屁股站起来,“黎维娟同志,要我说,宿舍长都好像都还不是你吧?所以你也犯不着操那份心,该干吗干吗,我们堕落我们的,你继续崇高你的不就行了?”
  只有阮莞低头收拾着地上的空罐,“都少说一句吧。”

  第三章 再见,林静(1)

  梦里,林静拉着郑微的手逛遍了G市的大街小巷,吃遍了每一种她垂涎已久的小吃,眼看太阳就要落山,他说:“太晚了,你也累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  郑微摇晃着林静的手,“我不要回去,一点都不累。”
  林静还没回答,郑微这时却扫兴地听到朱小北的声音,“你当然一点都不累,我叫得很累,快点起床,你忘记你们第一二节有课了?阮阮都等你很久了。”
  有课!糟了糟了。郑微像安装了弹簧一样飞快地坐了起来,掀开被子立马就要下床,却听到“砰”的一声,下床时候无端撞上了一道钢铁的屏障,硬生生地被弹了回来,接着一阵天旋地转,眼冒金星。
  一双手及时扶住了她,阮阮哭笑不得地说:“方向错了,那边是墙,这边才是下床方向,撞傻了吧?”
  郑微哀号一声,用力地揉着额角,不知是昨晚的酒意未散还是刚才撞到脑震荡,总之晕得厉害。好不容易穿了拖鞋,就看见朱小北心疼地抚着墙,“这可怜的墙壁造了什么孽?”
  “你真没爱心!”她瞪了朱小北一眼,就趿着拖鞋去洗漱。
  那边早已穿戴整齐的阮阮在催促着她,“书我都给你拿了,快点,要不就迟到了。”
  “来了,来了,马上就好。”她从洗漱台上探出个头答应着,正好听到电话“叮铃铃”地响起,离电话最近的卓美还在呼呼大睡,没课的朱小北嘀咕了一声“谁大清早地打电话?”顺手接起,问了两句,然后大喊一声,“郑微,找你的!”
  刷牙刷到一半的郑微连忙冲了过来,“给我给我,一定林静。”
  “女的,你妈。”朱小北白了她一眼,把话筒递给她。
  “妈,大清早的干吗?”郑微嘴里都是泡沫,含糊地说。
  妈妈在电话那头对她讲:“微微,你回家一趟好不好?”
  “为什么呀,我才来学校多久呀。”郑微不解,想了想又笑着说,“妈,你不会是想我想得太厉害了吧?我还得上课呢。”
  妈妈迟疑了一会儿,说:“回来吧,家里有点事。”
  “怎么了?”郑微愣了愣。
  “我和你爸爸
  离婚了。”
  “……”
  郑微握着牙刷的手呆呆举在唇边许久,然后慢慢垂了下去。
  阮阮走过来问她,“怎么了?发什么呆呀?”
  郑微揉了揉眼睛对阮阮说:“我今天不去上课了,我要马上回家。”
  郑微风尘仆仆地坐在家里熟悉的沙发上,爸爸妈妈一左一右地坐在她旁边,奶奶则在对面抹着眼泪。他们的嘴都在一张一合,可是究竟说了什么,她一句话也没记住。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回到家里,面对着眼前的这些,她只觉得累,什么也不想说。
  爸爸摸了摸她的头,妈妈一直都抓住她的手,他们不约而同的一脸愧疚。明明是他们的婚姻,如今走到了尽头,他们并没有丝毫的难过,却只对她有负罪感,大人们的生活真是奇怪!
  她想,他们终于还是离婚了。
  从很小的时候郑微就知道爸妈的感情并不好。她有一个漂亮的妈妈和一个忠厚老实的爸爸,但他们从来不像别的小朋友的爸妈那样肩并肩地在街上走,他们总是吵架,不停地吵。当然,他们的这些纷争都刻意避免被郑微撞见。很多次,郑微在自己的床上都听见了他们压低了声音在对吼,偶尔还会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,这个时候,她总是更加用力地闭着眼睛,她听不见听不见,一定要睡着。吵得实在不可收拾的时候,爸妈就会把她送到奶奶家,她背上自己的小书包,拿着心爱的童话书,高高兴兴地就出了门,因为他们是笑着的,所以她也要笑。
  长大了一点之后,郑微发现班上的老师都对她特别心疼,她们总摸着她的头,说:“这么可爱的孩子,真可怜。”她读的是子弟学校,教学楼都在单位大院里,谁家的风吹草动整个大院里的人都一清二楚,何况她家那么大的动静。

  第三章 再见,林静(2)

  原来谁都知道她父母吵得厉害,别人不说,她从来不知道玉面小飞龙在别人眼里居然是可怜的。
  其实她并没有别人想象得那么凄惨,并不是每个家庭破裂的小孩都要早熟、忧郁或者成为少年犯,至少她郑微不是这样。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不幸,她的爸妈虽然彼此间感情不好,但都不约而同地爱她,他们总是小心翼翼地避免让她察觉他们之间的裂痕,避免让她受到伤害,她爱他们,觉得他们比自己可怜。
  唯一觉得日子不好过的时候,通常是妈妈吵架后一怒之下负气出走,一走就是好几天,爸爸就会不断地加班、出去喝闷酒。有时一连几天两个人都不见踪影,她要上学,不能老到相邻城市的奶奶家去了,只得牢牢地捏着平时的零花钱和他们留下的生活费,一点儿也不敢大手大脚地乱用,她害怕钱用完了,他们还不回家,那她可就惨了。这个时候邻居的叔叔阿姨们都喜欢抢着让她去家里蹭饭吃,她最喜欢去林伯伯家,也就是林静的家里。别人都说林伯伯是单位里的大领导,但郑微觉得一点都不像,因为林伯伯全家都对她疼爱得不得了,每次她坐在林静的身边大口大口地吃着饭,碗里都是林伯伯和孙阿姨给她夹的菜,她看着林静偷偷地笑,嘴里吃得特别香。
  晚饭过后,林伯伯就会让林静陪着郑微写作业,林静房间里的台灯有着柔和的橘红色,暖洋洋的。有时她甚至会想,要是爸爸妈妈一辈子都不回来,她永远待在林伯伯家,永远待在林静身边该有多好。现在想起来,郑微觉得自己从小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。
  郑微还记得上了高中之后,爸妈又一次
  世界大战,这一回,他们当着她的面摔了碗,事后他们边收拾着屋子里狼藉的残局,边安慰着一旁的她,“对不起,微微,是爸妈不好,让你受惊吓了。”当时她只对他们说了一句话,“爸,妈,你们为什么不
  离婚?”他们立刻吓住了,团团围着她,说:“这孩子吓糊涂了,爸妈不离婚,就算为了你也不会离婚。”
  郑微很想说,其实她没有受到惊吓,也一点都不糊涂。多么可笑,明明他们的婚姻破碎到一塌糊涂,却为了她苟延残喘地拖着,理由是不想让她受到伤害,难道他们以为这样名存实亡的家庭就能带给她幸福和安全感吗?可是她没有说出这些,因为她知道,自己无忧无虑地成长已经是爸妈唯一可以慰藉的东西。
  所以,当十八岁的郑微被匆匆招回老家迎接父母的离婚判决时,她只觉得如释重负。这些年已经对他们的战争彻底厌烦了,她都替他们累!可是为什么心情轻松不起来,一想开口泪水就在眼里打转。
  爸爸说累了,他劝说着奶奶走回另一个房间,离开前对前妻说:“你单独跟女儿聊聊可能会好一些。”
  现在只剩下她跟妈妈,郑微反而心里越来越难过。妈妈看她眼睛红了,忙说:“微微,妈妈知道这件事对你伤害很大,但我和你爸爸也是没有办法……”
  郑微终于忍无可忍,她边哭边对妈妈说:“你们合不来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离婚就离婚,我管不着,可是世界上那么多男人,你为什么偏偏要跟林伯伯纠缠不清呀?”
  她也是回来后才从奶奶的咒骂中得知,爸妈离婚的最主要理由并非因为女儿长大了,再也没有顾忌,而是妈妈跟林伯伯的私情东窗事发。林伯伯为此要跟孙阿姨离婚,孙阿姨一气之下告到了上级领导那里,要求单位出面给个说法,并声称绝不离婚,拖也要拖死这对狗男女。反倒是妈妈铁了心似的要跟林伯伯在一起,自己断了后路,先离了婚。
  妈妈今天没有上妆,素着一张脸还是那么漂亮,一点看不出已经是一个十八岁女孩的母亲,她看着女儿,眼里的悲伤一览无余,但没有眼泪。
  她说:“微微,你可以看不起妈妈,妈妈不是一个好女人,但是我跟你林伯伯插队的时候就认识……”
  “难道他就是你说的老槐树下的初恋情人?”郑微惊讶得忘记了哭泣。

  第三章 再见,林静(3)

  妈妈点头,“那时我和他都年轻,插队的时候虽然苦,但是好在有他。后来他得到了高考的名额,考上了大学,才慢慢地跟我断了联络。他大学毕业分配到这个单位,娶了你孙阿姨,事业一直很顺利,我返城后被招工到一个纺织厂,经人介绍嫁给了你爸爸——你爸爸性格跟我不合,但他还是个好人。你出生刚不久,纺织厂的效益就越来越差,你林伯伯就暗中帮忙把我调到了这里。不管你信不信,这些年来我跟你爸爸感情的确不好,但我跟你林伯伯之间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,我们也说好了要把这段感情彻底埋在心里,跟谁也不提……”

分享到:



【上一篇】:郭敬明小说《我们约会吧》在线全文阅读(三)

【下一篇】:爱上你是我的错

[错误报告] 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

用户快捷面板

热点排行阅读

编辑推荐阅读

最新文章阅读

家常菜谱推荐